揭秘鲜为人知的东阳“藏宝阁”收藏传奇

时间:2019-03-13 20:21 点击:

  “汇木雕竹编精品,赏工艺美术精华。来到“中国木雕之乡”东阳,很多游客都会慕名来到工艺精品馆,与东阳木雕和竹编精品来一次亲密接触。从2011年开始,作品征集重点要转向历代古木雕和各兄弟流派的木雕,当代的东阳木雕精品要以无偿征集为主。

  “汇木雕竹编精品,赏工艺美术精华。”成立于2002年9月的东阳市工艺精品馆,主要分为“东阳木雕精品展览馆”和“东阳竹编精品展览馆”两个分馆,共有藏品800多件。其中木雕馆藏有当代东阳木雕精品近300件,包括“雕花宰相”黄紫金、“雕花状元”楼水明和当代近30位工艺美术大师的力作。竹编馆藏有竹编精品500余件,包括“竹编状元”马富进百年精品“提篮”、国家级珍品“九龙壁”和“渔翁”等稀世工艺杰作,以及当代多位工艺美术大师、名师的力作。也正因此,东阳市工艺精品馆又被称为东阳的“藏宝阁”。

  来到“中国木雕之乡”东阳,很多游客都会慕名来到工艺精品馆,与东阳木雕和竹编精品来一次亲密接触。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在这些馆藏作品中,特别是老一辈名家的作品,许多都是历经坎坷才留下来的,还有很多是工艺精品馆馆长金柏松等人千方百计从民间搜寻而来,非常珍贵。昨天上午,记者来到位于东阳世贸城四楼的东阳市工艺精品馆,探寻这些宝贝背后的收藏故事。

  提到东阳木雕,就要提到大名鼎鼎的东阳木雕总厂。从上世纪50年代到改革开放之初,东阳木雕总厂一枝独秀,成为东阳木雕生产、人才培养和技艺传承发展的大本营,涌现出了“雕花宰相”黄紫金、“雕花状元”楼水明等一大批老一辈木雕名家,《人民公社》、《庆丰收》、《大闹天宫》、《咏梅》等一大批名家佳作构成了东阳木雕的巅峰。如今,木雕馆收藏的近300件当代东阳木雕精品,其中就有113件来自东阳木雕总厂。令人难以想象的是,这些精品当年都曾因债务问题而面临流失之险。

  1997年,由于体制等多种原因,东阳木雕总厂陷入困境,东阳市政府决定将其作为特困企业进行改制。这让收藏在东阳木雕总厂作品陈列室里的113件木雕精品随时面临流失的风险。危急关头,为了当代东阳木雕精品不至流失,原东阳市第二轻工业局在马樟云厂长的支持下,局长洪福照经与班子成员紧急协商,决定以抵缴东阳市二轻工业合作联社管理费形式,将东阳木雕总厂作品陈列室的113件木雕精品收归东阳市二轻工业合作联社所有。

  走进竹编馆,许多人立时就被气势磅礴的大型竹编《九龙壁》和《渔翁》吸引住了。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两件镇馆之宝同样“身世坎坷”,都是在被债权人查封后“抢”出来的。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千祥镇的一家企业,因为与东阳竹编工艺厂是同一个系统的,就由东阳市竹编厂做担保,向银行贷款100万元。后来,那个企业破产以后,资不抵债,银行就起诉东阳竹编厂,要求归还本息合计180万元。可是当时,东阳竹编厂已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根本还不出这笔巨债。后来,银行方面提议东阳竹编厂用《九龙壁》等三件竹编精品抵债。原来,1979年至上世纪90年代初是东阳竹编最辉煌的岁月,当时的东阳市竹编工艺厂有三件最著名的作品:精细竹编的旷世之作《香炉阁》选进北京人民大会堂陈列;历时1年用工万余的大型竹编屏风《九龙壁》被评为国家工艺珍品,在国内外轰动一时;惟妙惟肖的大型竹编人物《渔翁》被评为“中国民间艺术一绝”金奖。

  “1984年,《九龙壁》在获得中国工艺美术最高奖百花奖后曾送至香港展出,有港商出价200万美元购买,都被我们婉言谢绝了。我们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九龙壁》流失。”工艺精品馆副馆长楼秀民当时参与了与银行谈判的整个过程,楼秀民说,“当时,我们就提出可以拿另外三件竹编精品抵债,其中有一件是东阳建县1800年的庆祝工艺品《金鸡报晓》,在文艺踩街的时候排在前面,在很多人心里都留下了深刻印象。”“谈判进行得非常困难,金华、东阳来来去去不知跑了多少趟,最后,对方终于同意了,于是,我们连夜赶回东阳,第二天一早就把《金鸡报晓》等三件作品送到了银行大厅,这件事情才算了结。”

  可惜的是,东阳竹编工艺厂最后还是未能走出困境。由于不能适应市场经济环境,1998年,东阳市竹编工艺厂陷入困境,基本停产,整个竹编工艺厂的精品陈列馆被法院查封,其中就包括《九龙壁》和《渔翁》等一大批稀世珍品在内的252竹编精品。

  因债务已经被查封而面临流散中的陈列馆竹编精品引起了东阳市第二轻工业局的关注,当时的局长韦中总在黄学敏厂长的支持下,决定由局接管陈列馆的252件精品,将其易地保护。1998年7月31日,在黄学敏厂长协助下,局长韦中总指令局机关全体干部趁星期六将精品陈列馆的252件竹编精品全部转移到塑料厂保护起来,然后组织与债权人展开艰难的协商谈判。这个“胆大包天”的行动最终使得包括《九龙壁》和《渔翁》等一大批稀世珍品在内的252件作品得以全部保全。2002年东阳竹编工艺厂破产清算后,这252件精品归属于东阳市二轻工业合作联社。

  “这些大师的作品留存至今,已成无价之宝,一旦流失,就再难挽回,无论是无形的社会价值,如研究东阳木雕的发展和走向,还是有形的木雕作品本身的市场价值而言,都是无法估量的损失。”金柏松说,洪福照、韦中总两任局长以及马樟云、黄学敏厂长,能从传统工艺美术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高度出发,果断处置,不仅使绝大多数当代东阳木雕和东阳竹编精品免遭流失,而且为后来的东阳市工艺精品馆的创立奠定了基础。1998年10月18日,二轻局以陈列馆竹编精品和木雕总厂展馆的木雕精品为基础,成立了东阳市工艺精品展览馆。

  “这是2004年,我和同事到一家茶馆休闲时意外发现的。”看到记者对木雕宰相黄紫金的“九狮”造型感兴趣,金柏松说起了寻宝的经过。

  2004年的一天,金柏松和同事到城区的一家茶馆休闲,步入大门,他就发现厅堂内有一件非比寻常的“九狮”造型压头。“当时从这件作品透露的气场而言,我就觉得其作者不是等闲之辈,而从其娴熟的技艺刀法来看,极像木雕宰相黄紫金。”在反复揣摩之后,金柏松更加确定它是黄紫金的作品,于是就不动声色地向茶馆女业主打听价格。“本来打算价格不高的话就买下来,没想到女业主开出了高价。”工艺精品馆的费用有限,金柏松只得失望而归。过了几天,金柏松又来到这家茶馆,可是这件压头却不见了。金柏松找到了茶馆业主周黎刚,没想到对方也是木雕行家。原来,周黎刚熟知这件压头的“来头”,也是几经周折才收入囊中的。让人欣慰的是,看到金柏松如此真诚,出于对东阳木雕艺术共同的热爱,周黎刚后来毅然割爱把此件作品让给了精品馆。

  当“九狮”压头“回归”精品馆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陆光正闻讯而至,乍见之下激动得热泪长流原来,上世纪70年代,陆光正拟创作落地屏《百美图》,请黄紫金配制压头。黄紫金略一沉吟,在雕材上用铅笔稍加勾勒后,一气呵成雕凿了毛坯半成品。后来,因《百美图》未完成,该压头也就未进行后续工序,随后辗转流落民间,为周黎刚所购得。陆光正说,正是这件未完工的作品,展示了黄紫金炉火纯青构图、绘画、造型及雕刻的工艺,“从构图到雕刻一气完成,目前的东阳木雕界已经很难有人能达到这个水平了。”

  与“九狮”压头一样,在金柏松等人的努力下,很多散落在民间的木雕精品得以归藏工艺精品馆。原东阳木雕总厂老职工吴宝祥献出他珍藏的由黄紫金设计的几件彩木镶嵌小品(啤酒柜的厢板)。金柏松说,这种彩木镶嵌雕刻技法在上世纪70年代生产出口家具时曾大量应用,但因其费工费时,现在已很少应用,面临失传。这两组作品的回归,丰富了东阳木雕的品类,并为后人提供了研究的样本。

  2007年,东阳市工艺美术精品馆搬迁至中国木雕城,原东阳市工艺美术实验厂的厂长李之江捐出了10多件家藏精品,包括现在已经销声匿迹的竹木镶嵌屏风和彩绘木雕作品,为研究东阳木雕的发展历史提供了例证。

  值得一提的是,已故木雕名艺人马凤棠、陆润寿、陆金友、吕世棠等人创作的《庆丰收》和《人民公社》,这两幅作品是上世纪50年代末在浙江省工艺美术研究所创作的,后被陆光正等人从杭州“拿”来。这一“拿”,不仅使精品馆多了两件稀世绝品,也为东阳木雕补上了具有时代特色的一段历史。

  “自从2002年建馆以来,我们用收购、受赠、接收、代管等多种手段征集作品240多件,其中收购了东阳木雕、东阳竹编、黄杨木雕、青田石雕、瓯塑等工艺精品145件,极大地丰富了馆藏作品。如今,这些作品很多都已增值数倍甚至更多。”金柏松说,现在,中国木雕博物馆建设除了馆舍建设,最大的问题在于历代古木雕和各兄弟流派的木雕藏品的欠缺。从2011年开始,作品征集重点要转向历代古木雕和各兄弟流派的木雕,当代的东阳木雕精品要以无偿征集为主。